赛尔上海分:逆行入校——上海的三位小伙伴

来源:赛尔网络 时间:2022-05-20

  2022年3月,上海疫情暴发后,上海分公司三位员工逆行入校,驻校办公。在艰苦的环境下,他们恪尽职守,全力保障。

  高盛,26岁,辽宁铁岭人。2022年3月9日入驻上海交通大学至今。

  3月9日,我被安排进入上海交通大学闵行校区驻校办公。刚开始,由于吃住都在学校,所以前期还花了一些时间去适应。

  起初大家并不在意,以为疫情没有那么严重,所以我就只带了部分用品入校。

  3月9日下午,我接到了驻校办公期间的第一个通知,要求在网络信息中心门口搭建第一个核酸检测点,核酸检测点的网络要提前敷设好,以保证医护人员可以正常扫码和上传个人信息。直到3月10日,学校发布禁止外出以及启动第二轮核酸的通知之后,大家终于开始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。

  封闭办公服务期间,我的工作环境并未发生太大变化,除了配合校外的工程师,联合排查学校网络故障,完成各项目测试,又新增了保障核酸检测点网络正常的任务。这项任务看着小,其实很重要。

  回首这段封闭办公的岁月,可以说是“痛并快乐着”。印象最深的就是,刚入校的第二天下午,我们接到通知,由于闵行校区的人员较多,师生加工作人员有3万余人,所以要增设5个点位。由于疫情,闵行校区的老师并没有进来太多,只有我和网络中心的4位老师。而且,一个核酸检测点的建设,我们平均就要花两个小时。为了不耽误第二天的工作,我们从接到通知起,就一直工作到凌晨2点才将5个核酸点位全部搭建完毕,期间我们滴水未沾。等到全部搭建完成后,每个人的脸上虽然写满了疲惫,但我们内心却觉得非常满足。

  驻校前期是比较艰苦的,需要打地铺,而且没有洗澡的地方。后来公司和学校都帮着一一解决了。说到这,非常感谢公司和领导的关怀和鼓励,让我更有信心与动力去做好封闭办公期间的每一项工作。我们进校时是初春,现在是初夏,入校时带的衣服不多,大多是春装。学校还特意给我们开通了夏装预订服务。我前期还曾几次分发校友捐赠的物资,其中包括蛋糕、水果、面包、牛奶等。所以生活物资方面,基本不用愁。

  空闲时候,我坚持做室内运动,锻炼身体。平时没有时间专心学习,趁此期间,我还尝试学习了之前一直想学的python。同时,由于封校管控,大家长时间没有地方理发,所以就尝试着相互理发,还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“寸头潮”。

  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为了能让大家顺利吃上热乎饭,学校的老师们白天送餐,晚上讨论如何提高效率。大家都笑谈,在交大送外卖,学历要教授起步,技术要采用智能驾驶。

  【寄语】希望大家再坚持几天,疫情终将过去,怀念和大家一起工作的时候,也怀念和大家一起吃的小龙虾。

  李杨,29岁,河南周口人。2022年3月9日入驻上海交通大学至今,希望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,早日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
  2022年3月9日,我被安排进入上海交通大学驻校办公。封校前,我在交大做校内驻场的工作,主要处理校内师生的网络报修问题;封校后,除了处理用户报修的工作外,我主要负责保障核酸检测点网络的正常运行和测试、更换学生宿舍无线ap等工作。所以对我来说工作环境的变化并不大。

  由于核酸检测一般在早上7-8点开始,所以我们早上5-6点就要赶到检测点,开始着手网络的布置工作。有时晚上会收到通知,要求第二天在某个地方增设点位,我们就立刻动身前去现场布置。因此,我们晚上休息的时间相对较少,白天不忙的时候可能会补一下觉。

  我们平时需要出外勤,如果再回到学生宿舍,难免会产生交叉,不利于防控,所以就睡在了办公室,地板上铺上气垫,睡在睡袋里。一开始,我们洗澡不是很方便,但这些困难公司领导和校领导都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经过他们协调之后,终于有了可以洗澡的地方,生活条件也变得越来越好。

  大家从网上应该也了解到,疫情期间上海的物资是比较紧张的。在这方面,公司和学校多次给我们提供生活、防疫物资,这让我们倍感温暖,也坚定了我们战疫的决心。同时,我们时常也会收到校友捐赠的物资,比如苹果、芒果、木瓜等,这让我既惊喜又意外。

  在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,闵行校区的阳性病例全部清零已有一段时日,对参与其中的我来说,是很有成就感的一次经历。

  我们日常只允许在大楼内部活动,所以虽然校区很大,但是活动范围有限。闲暇时候,我会做室内运动;楼下有一个乒乓球台,我们也会去打乒乓球。公司也组织了一些培训,比如文档编辑技巧以及网络相关知识培训。此外,公司还组织了云健身,比如直播跳操。我之前没有接触过,整体感觉还是挺不错的。在持续练习之后,我感觉自己比之前瘦了,也更加健康了。

  这段时间以来,我不仅接触了自己以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,还能静下心来学习一些知识,总体感觉收获颇丰。

  【寄语】在确保物资丰沛的同时,希望大家多运动,有一个强健的体魄,也希望疫情尽快结束,大家能早日回归正常的生活。

117

  王晓君,39岁,上海人。2008年入司至今。2022年4月1日进入气泡隔离酒店,4月9日入驻复旦大学邯郸校区至今。

  4月9日,我进入复旦大学驻校工作。我被安排到了复旦大学邯郸校区,进行日常封闭管理和服务。

  在此之前,上海的疫情形势已经非常紧张了。进学校之前要经过大概一周的隔离。在气泡隔离酒店时,我心情其实是挺忐忑的。但当我真正进入复旦校内全封闭办公服务后,感觉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能安然落地。

  入校后,我主要负责的是协助学校老师进行网络运维。这部分工作我基本是非常熟悉的,陌生的只是环境的变化,尤其是这个特殊时期。

118

  大家从网上可以看到上海的物资比较紧张。不过在学校,物资的供给相对是比较完善的。每隔一段时间,学校会有消杀后的物资(比如牛奶、水果、方便面等)派送至复旦大学的光华楼信息办,我也会协助分发物资。

  居校封闭办公服务期间,我每天参加部门组织的晨会,汇报个人在学校的近况。目前我主要负责设备巡检,和同事们的工作会议采用腾讯视频。日常维护类工作能远程解决的都远程解决,不能远程要到现场的,如果超出了管控范围,需要协调其他范围内的运维团队去解决。

  工作之余,我会在光华楼核心机房内,登录相关设备和排摸线路,诸如有线网主干拓扑排摸和无线业务相关设备具体端口业务描述等。

  空闲时候,我喜欢看一些天文地理历史方面的书籍;或者是刷刷自己感兴趣的抖音视频,了解当下的一些新鲜事;还会和信息办老师在线参加一些棋牌类活动、手游活动等。

  在这里,我非常感谢信息办的老师。其实,疫情时期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,就是长期在一种非常规的环境和场景下,人的心情会有一些变化。信息办网络中心主任会时常找我聊天,让我不要有过多的心理负担;感谢公司和部门领导的关心与慰问;感谢家人在背后的默默支持。希望疫情早点过去,还上海一个朝气蓬勃、欣欣向荣的繁盛景象。

  【寄语】这次居校,相当于又一次回到了校园生活,多年后,当我回想起这段特殊的经历,肯定也会觉得非常有意义。

  采访/撰文:陈永杰 王雅静